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用户登录/注册 用户管理中心 帮助
 
akjz.com
网站首页 移动选号 联通选号 电信选号 虚拟运营商 固话选号 套餐资费 手机短信 新闻资讯 akjz.com 供求信息 关于我们
号段 131 | 182 | 139 | 138 | 137 | 136 | 135 | 134 | 159 | 158 | 152 | 150 | 188 | 1390 | 1380 | 1370 | 1709 | 133 1700 | 1705 | 更多>>
大连手机靓号网-大连靓号网-买大连手机号码-大连手机靓号回收 > 行业资讯 > 四大运营商政企市场谁更强?
信息分类
本站动态
行业资讯
新闻资讯
帮助中心
四大运营商政企市场谁更强?
来源:网络转载   日期:2022/8/10 16:36:53   阅读:873

最近两年,三大运营商都在密锣紧鼓地推进转型,中国电信号称all in 云,把云计算作为主业,押宝天翼云;中国联通到处游说其“数字产业化推动产业数字化”;中国移动概念更超前,全力推进算力网络,至少在概念上是领先的。

最近,公开场合,三大运营商已经很少提及其网络,甚至5G都开始避而不谈。
为什么?因为它们眼中有一个更明确的未来、更清楚的市场——政企信息化!
政企市场是运营商企业当前正在激战的一块高地,为此,四大运营商之间打得不亦乐乎,从当前看,中国移动在这场激战中已经取得先机,毕竟,只要砸钱能干好的活儿都难不倒中国移动,而与之相反,只要需砸钱干的活儿,电信联通都缺点底气,更别提穷得揭不开锅的广电,但这个所谓的“先机”只是针对四大运营商阵营内部而言,算是矬子里拔大个儿,每条产业链都有价值/利润高的部分,也有价值/利润低的部分。
当前,运营商利用其在网络上的优势,几乎垄断了传统ICT市场,而这恰恰是利润率极低的部分,那些平台型互联网巨头,似乎也不屑与之抢这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骨头,如何实现自身在产业价值链上的利润区前移,这是运营商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为了动态跟踪行业发展趋势,对四大运营商在政企信息化市场的竞争力情况进行长期的跟进,通信敢言计划基于“数说123”的数据,定期分析四大运营商的中标情况,清晰展示四家企业的实力和发展方向,这一次分析的统计周期是2022年7月15日至7月21日
统计期内四大运营商累计中标政企信息化项目1538个,总项目金额36.81亿,环比上个统计期增长了55.96%;单项目均值239万元,比上个统计期多了50万
从中标项目金额来看——
中国电信实现反超,拿下14.55亿元,占比40%,位居第一;中国移动依然占据榜首,拿下12.05亿元,占比33%,屈居第二;中国联通依然中庸,拿下8.59亿元,占比23%;中国广电奋力追赶,拿下1.63亿元,占比4%。
整体势力划分上,中国电信本周拿下大单,超越移动,回到榜首;中国联通无论对手如何风云变幻,一直保持在1/4的份额水平。
从中标项目数量来看——
中国移动夺得第一,拿下560个项目,占比36%;中国电信紧随其后,拿下526个项目,占比34%;中国联通贵精不贵多,拿下353个项目,占比23%;中国广电只在传统优势领域发力,拿下99个项目,占比6%
从单项目平均金额来看——
中国电信一反常态,单项目金额排名第一,达277万元,应该是拿下大单的原因
中国联通平均单项目金额排名第二,达243万元,仍在坚持大单策略;中国移动平均单项目金额排第三,为215万元,我观察到,中国移动对不同的市场采取不同的策略,对于自身处于劣势的领域,一般会采取低价策略来竞标;中国广电平均单项目金额此次垫底,只有164万元
分行业来看——
公检法司行业依然是四大运营商的粮仓福地,项目总金额达12.31亿元
但从行业的中标项目来看主要是大安防类的高成本、低毛利的项目如天网、雪亮、智慧平安社区、综治视联网、执法办案中心等项目;数据资源行业表现不俗,项目总金额5.41亿,让人眼前一亮;教育行业表现依然稳健,项目金额2.82亿元;医疗卫生项目金额1.61亿元;应急管理项目金额1.46亿元;大住建项目金额1.33亿元;文化旅游、农村农业、交通物流等其他行业均未超过亿元
从统计期内各省运营商的情况来看
广东依然是中标金额最多的省份,福建、重庆分列二三;值得关注的是新疆自治区的运营商,中标金额总量达到1.01亿,超过了山西、安徽、广西等17个省份。
图片
 
按照中标金额对全国省级运营商进行了政企信息化战力50强排行——
再说两句:
几大运营商企业天天喊着要做客户身边的行业信息化专家大咖用5G+AICDE、云转数改、数字产业化来赋能行业,但实际上它们对其他行业信息化痛难点理解只是停留在表面,不去深入理解,没有能力去理解,也不屑于去理解,看上去似乎为千行百业做了信息化服务项目,实际上基本都是语音、短信、专线的各种包装,以及各种标准信息化产品的转售,市场的基本规律是——高利润的产品一定是定制化产品,规模化的产品只能是薄利多销。
而针对具体客户需求开发定制化产品,从内部复杂冗长的管理体制上和外部上级行政部门下达的高额的经营目标上都是相背离的,导致运营商只能做一些基础通讯类产品。
当前全社会都在提数字化、数字经济,在提技术创新,运营商的产品变得毫无竞争力,只能采取凭借自身用户规模,与有技术的厂商合作的路线,而合作路线的现实是,一线厂商瞧不上运营商不愿合作,二线厂商嫌跟运营商合作流程长收款难不积极合作,剩下的只有靠着运营商渠道活命的三四线厂商积极合作,而自己研发的那些所谓创新产品,无人问津,连做集成方案时都不敢放进去,产品不行,收入指标重,怎么办?压呗。


“压力要传递下去”“没有卖不出去的产品,只有卖不出去产品的人”,表面风光之下,基层单位、基层员工的痛苦,可想而知